山风听海声

闲得没事就喜欢瞎逼逼……

【秦唐】

正经一下.......

这篇算秦唐




        唐山海把切好的西红柿收进了碗里,擦净板上的汁水。他抬头想叫秦明烧壶水,却发现那人正安静的坐在桌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唐山海轻轻叹了口气,把鸡蛋倒进了锅里。

       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点噼啪的打在窗户上。

        秦明转了转僵硬的脖子,那种不安的情绪随着瓢泼的雨又翻腾起来。他起身倒了杯水,不经意间瞥见了厨房里的唐山海,今天意外的只穿了条浅灰的裤子,条纹衬衣外面套了一件米白色的羊毛开衫,整个人显得柔和起来。

         油烟机散发出来的那点橙黄的光,为周围蒙上了层暖意。

         秦明把水杯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旁边一红一黑的两条金鱼在水里游得正欢快。  

         秦明站在唐山海身后,但唐山海正盯着手里的盐袋,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靠近自己。秦明抿了抿唇,平时的警惕呢。但他还是张开双臂把唐山海抱在了怀里。

         唐山海被吓得一抖下意识的用手肘去反击,却在用余光瞥到是秦明时后一愣,秦明对他的反应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唐山海舔了舔唇,眼中有些歉意“对……对不起,刚刚想起了……”翻着锅的手顿了顿, “……旧上海的事,那时候……”虽然唐山海平静说到,但秦明还是感受出了他一丝的慌乱,“下雨了。”唐山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明打断。

         屋里一时寂静下来,只听到雨点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唐山海不再说话,秦明的呼吸撒在他的颈间,有些酥痒。

        怀中的温热似乎安抚了秦明那颗不安的心,连窗外的雨都感觉小了些。

        秦明就这么抱着唐山海,看着他安静的侧颜,黑鸦鸦的头发,修剪整齐的发尾最后浅浅消失在平滑的肌肤上。平时严严实实扣住的第一颗扣子不知被主人出于怎样的心思给解开了,只看到里面露出的小片肌肤。

        秦明突然感到喉咙有些发紧。他从来没有亲吻过唐山海,哪怕对那人情到浓时,也只是紧紧的抱住唐山海的腰身,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沉默无言,唐山海也不恼,安静的任他抱着,有时烦了,揶揄几句“你若再不考虑减肥,我迟早有天会被你压死……”那时秦明只是轻轻一笑,把拥抱又加重了几分“我只吃你做的饭,怪谁?”……

          “这就好……”秦明从唐山海有些歉疚的声音中回过神来,“去把桌子收拾一下……怎么了?”唐山海看见秦明盯着自己,依旧冷冷清清,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神却有些奇怪,下一秒,他就看见秦明突然凑近自己,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带着许些力度……

           唐山海一时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就只看见秦明的一个背影,带着些小慌乱。唐山海眨了眨眼,脸上被亲吻的地方有些发烫,但他眼中却是掩不住的温柔与笑意,咬住的唇控制不住的上扬。

           雨依旧在下,窗边的绿萝越发显得生机盎然。

          唐山海端着盛在盘里的西红柿走向桌边,秦明已经把碗筷摆好了。






逼逼几句:这战五渣的文笔果然表达不出心中所想的,不过可特玛写完了。

这篇是基于“在两人的爱情里,老秦对山海的的爱并不比山海少,他甚至会去付出更多来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在自己失去了亲情之后”上写出来的。老秦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哪怕他在心中有多在意一个人,但也只会报以一片平静冷淡。表面看似三分的爱实则有九分。让他对山海说一句我爱你,也许这辈子他都无法说出口,可是山海懂老秦,只是山海没有想过有一天老秦会用某一种方式来向他“诉说”爱意。这种方式或许在别人眼里很正常,也或许很幼稚。这就是以上的设定。

好了,我逼逼完了。

再补充一点,

背景是雨天,雨天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有不好的回忆。唐山海在那走神是因为他又想起了上海军统站覆没的那个雨夜,以至于秦明的拥抱让他反应有些过激,他本来是想说他那时所想的,但他顿了顿,是因为他不想再把这些不好的回忆和感觉带给秦明,所以他间接的撒了个慌,但是心思缜密的秦明怎会看不出,“下雨了”一句包含了很多,有他自己,也有唐山海。虽然秦扣扣感觉很傲娇,但是在我的理解中,他内心深处应该是不愿让自己深爱的人独自伤心落泪,他会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慰对方,哪怕这种方式不被人理解。他只是需要一个能理解他的人。


评论
热度(13)

© 山风听海声 | Powered by LOFTER